欢迎来到申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案例 > 正文

铝型材行业步入冰冻期 全国“冠军”如何继续领跑

来源:申博 发布时间:2017-01-12 14:38:49
南海长虹岭工业园区,华昌铝业的立体仓库里,一捆捆成品铝材正被机械手臂“送”上传输带,在高达12米的货架前,精准地停在了第三层。随即,入口处的LED屏幕上闪烁着“上架成功”四个字。这一立体仓库,是华昌铝业近期的一大创新,并成为供给侧改革样本。
 
谈及这一创新时,华昌铝业副总经理武卫社说,这有助于节省土地资源,提高效率、节约成本。事实上,通过技术改造创新提升效率正成为南海铝型材行业走出冰冻期的一个重要路径。
 
“走出冰冻期”“创新”“人才”,本月12日在南海举行的第七届广东铝加工技术(国际)研讨会上,这些热词成为论坛研讨的关键词。
 
增速放缓、建材业务萎缩,近年来,随着房地产市场的下行,山东、湖北等各地铝型材产业的兴起,曾经占有绝对市场优势的南海乃至广东铝型材进入了冰冻期。
 
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境?研讨会上,多位多家从搭建基础创新平台、培养品牌人才等方面为铝型材行业的发展建言。“铝型材是南海的支柱产业,要以创新作为新引擎来推动产业新生态,使南海铝材从品质迈向品牌。”南海区副区长冼富兰表示。
 
●蓝志凌 何帆燕
 
2000多名行业人士缘何聚集南海
 
12日恰逢周六,第七届广东铝加工技术(国际)研讨会上,2000多名来自国内外的铝型材专家学者、企业家把整个会场内外挤得水泄不通。会场内主题演讲座无虚席,会场外的企业展厅人头涌涌,不少企业正互相交换名片了解业务。
 
然而和这热闹场景形成对比的是,不少铝型材企业正感到一股市场“寒意”来袭。“众所周知,近两年来铝型材行业正进入一个冰冻期。”广源铝业销售总经理丁钜成用“冰冻期”来形容目前的困境,“如今和同行聊天,基本没有一家厂会说销量是增长的。”丁钜成说。
 
而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南海铝型材行业协会秘书长苏天杰的认可:“不只是南海,这一现象普遍存在于整个广东。”
 
销售增长放缓,一个重要原因是建筑型材的销量并不理想,而这类用于房地产等方面的民用型材曾是南海铝型材产业的大头。记者走访的多家铝型材企业负责人均表示,房地产市场的下行是直接拉动销售放缓的关键因素,使得铝型材行业进入低谷期。
 
另一方面,在铝型材行业工作20多年的丁钜成已经感受到整个中国铝材行业的分布变化。“如果说20年前是以广东为主,那么现在的产业分布更为均匀。”丁钜成说,大约七八年前,浙江、山东等省份的铝型材行业兴起,加上西部的甘肃、四川和广西,正与南海乃至广东一起争抢市场大蛋糕,“光是山东已经有超过100多家铝型材厂商。”丁钜成说。
 
新兴地区的铝型材行业兴起,给南海铝型材带来最大的冲击是价格。“原材料缺乏、能源供应价格高,导致南海铝型材生产成本提高。”苏天杰分析。他举了个例子,天然气价格在沿海地区是2元多一立方米,但大部分村级工业园是没法通天然气的,硬件上的缺失让企业只能使用煤炭等传统能源,直接加重了它们的环保压力和能源使用成本。
 
同时,南海远离原材料地和消费市场,其铝型材原材料多从兰州和河南运来,但该地也是庞大的消费市场。当南海铝型材企业加工好后再运回去兰州,这与兰州本地厂商相比单运费方面每吨就相差700元左右,再加上原材料的差价,直接拉高了南海铝型材的成本。
 
“这种成本差价其实一直存在,但前十几年由于全国其它地方尚未发展,这一差价可以被忽视。但如今随着国内五大生产基地崛起,南海铝型材正受到外力的强大围攻。”丁钜成说。
 
南海仍是全国“冠军”
 
但销售进入冰冻期,并不意味着南海铝型材发展的凝固。
 
记者从第七届广东铝加工技术(国际)研讨会上了解到,南海目前仍是全国最为集中的铝型材产业聚集地,现有铝型材企业130多家,年挤压能力在350万吨左右,占全国产量的30%左右,产销仍居全国之首。
 
而南海的先发优势也依然明显。经历了二三十年的发展,南海已经拥有较为成熟的产业链。
 
“因为发展早,所以产业较为聚集,利润空间较大。”苏天杰说,在南海,铝型材企业只做利润最大的部分,并由此派生出多个细分领域,使得各企业在专业上相互配合紧密,从而发展出一条完备的产业链。“这种完备的铝加工产业集群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苏天杰表示。
 
据不完全统计,早在2012年,南海为铝型材产业服务的上下游企业近万家,构成铝金属交易-铝再生金属冶炼—铝型材加工—铝精深产品加工—铝终端产品等完善的铝型材产业链,并集聚了大量铝加工辅助材料的生产、销售企业,全国超过80%的铝型材包装材料、工业毛毯等生产辅料均在南海生产。
 
另一方面,打拼多年的南海铝型材的品牌仍得到市场的认可,“事实上中国铝材行业在经历30多年的发展后,主要的挤压技术和表面处理技术不断成熟,一般铝材企业产品已趋向同质化,因此未来就不只是品质的竞争,而是品牌和特色化的竞争。”丁钜成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从品质走向品牌,正是南海铝型材行业的发力方向。在第七届广东铝加工技术(国际)研讨会上,冼福兰介绍道,南海已有三家铝型材企业成为国家级技术中心,全区铝型材企业参与制订国际和国家标准达100多项。
 
而“中国名牌”“中国驰名商标”“国家高新科技企业”“全国信得过产品质量”等各种荣誉“加身”,也为南海铝型材企业在全国的发展站稳脚跟。
 
除了打造自我品牌外,特色化的发展也成为一条新路径。从建材行业转型,广源铝业正在三水的厂区内为家装型材和工业型材的生产建造新的厂房;广亚铝材通过业务上的接洽正慢慢转型至工业型材,未来建筑型材与工业型材的占比将有望从7:3变化至3:7,进一步拉动销量增长。
 
“事实上南海在技术上也一直处于领先优势。”苏天杰说,在铝型材产业的发展中,南海企业非常敢于应用新技术,也由此引领着新风潮。如今,坚美的定制门窗、华昌的华赛特系统门窗正成为铝行业的新技术引领。
 
专家建议:以品牌员工支撑品牌企业
 
然而作为中国铝材第一集聚地,南海虽然技术优势非常明显,“但相比发达国家在技术上仍有差距。”第七届广东铝加工技术(国际)研讨会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指出,并当场给南海铝型材行业开出了药方。
 
他认为,转型升级需要靠创新,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基础研究方面依然不够,工艺提升还有很大空间,更重要的是几乎没有掌握关键技术,仍然处于模仿阶段,“因此 ,下一阶段要更加重视基础研究,加强产业链的衔接,在某些关键技术进行攻关。”文献军表示。
 
他提议在行业协会内建立起基础研究平台,吸引更多高智商、耐得住寂寞的优秀人才来到平台。这一提议也得到了广东有色金属学会铝加工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卢继延的认同,他在发言中提出铝型材企业要度过这一冰冻期,关键就在于人。
 
“企业家不但要把产品做成品牌,同样要把自己的员工塑造成品牌,以品牌员工支撑品牌企业”。卢继延强调,工匠精神的实质是强化对企业员工的素质教育和技能培训,当前消化铝产能过剩的一个重点就是扩大铝用途,在原有产业上寻找材料进行替代,而这些就需要“工匠”把替代品做得比原材料更好,进行巩固。
 
因此,他建议企业负责人要对工人、技术人员进行新一轮全面创新质量技能知识培训,大胆招收大学毕业生,进行技术梯队培养,在企业中大胆开展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活动,让有条件的技术人员走出国门、扩大视野,才能更好推动企业的发展。
 
在推动南海铝型材走向品牌的过程中,除了企业发力外,苏天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政府也应给予相应的扶持配合。
 
他建议,政府应为铝型材行业的发展留出足够空间,从土地资源的帮助去稳定本地企业家的军心,让有实力的企业敢于去进行投资和技术改造,使企业设备升级,从而为创新打下根基;另一方面,也可鼓励铝型材企业走出去在消费市场建厂,在全球范围内布局,通过出口市场的拉动突破转型的瓶颈。
 
■对话
 
南海区铝型材行业协会秘书长苏天杰:
 
“企业要突围首先看人才”
 
遭遇寒意裹挟,南海铝型材产业如何评价自身价值,该如何实现突围?什么样的铝企能够突围?记者与南海区铝型材行业协会秘书长苏天杰进行了对话。他从人才、技术、资本等多个方面分享了自己的看法。苏天杰说,要突围,首先要看人才。
 
记者:你怎么看待现在南海铝材的品牌价值?
 
苏天杰:南海有自己的品牌优势,目前中国民用铝型材品牌中便有十多个是从南海成长起来的,也因此,南海铝材产品在国内、国际都属于中高端产品。但因为遭遇欧美地区的反倾销,虽然我们能做最好的建材,却因这种国家利益博弈、冲突而难以做大出口市场。要知道,发达国家中建材消耗量最大的就是欧美国家。可以说,南海铝型材产业是走在行业前列的,但转型存在瓶颈。
 
南海可以鼓励铝型材企业走出去建厂,在全球范围内合理布局。这种到消费国建厂的做法可获得当地政策支持,又可规避当地高达100%多的反倾销税。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那么多企业走向东南亚?其实就是因为这些地区不征收反倾销税,产品可直接出口欧美。
 
但目前南海铝型材企业的管理人才缺乏,连到湖南这些国内的其它省份去建生产线都还显得有点力不从心,哪有那么多管理人才可以投放到国外去。
 
记者:在困难面前,你认为如今什么样的铝型材企业能够突围?
 
苏天杰:要突围,首先要看人才。第一,它必须是尊重人才的;第二,它在产品定位上不能是“大而全”,必须是“精而专”。中国铝型材的年产量达到1000万吨,一家企业能做到20万吨的量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有一家企业的市场份额能达到5%。如果它能把这20万吨的年产量用来做“精而专”的产品,那么它就有希望突围而出。
 
举两个例子。现址江苏的苏州罗普斯金铝业,正是因为做到了上述两点,它所卖铝产品的计价单位不再是“吨”而是“米”。在与南海相距不远的中山市,有一家名为“和胜”的铝企,它的挤压机里吐出的不是建筑型材而是工业型材。它的老板是科班出身的,本身就是既懂技术又懂管理的人才,他正准备推企业上市。将来,像这类的创新型企业才能突围。
 
但这绝不是一个容易的转型,要进军工业型材并不容易。第一,南海铝型材产业目前的主要产品依然是民用型材,虽然有整体向工业型材转型的趋势,但相比民用型材,工业型材对合金的生产要求很高,技术积累需要时日;第二,工业型材的市场还不够大,市场需求有限。比如前面提到的和胜就是吃下了几大手机品牌产品才有了今天。第三,工业型材生产涵盖了材料、机械、机电、化工等几大专业,对总工程师的要求很高。金属里的“相”,讲究的是工艺技术,对人才和设备的要求非常高。
 
可以说,南海铝型材产业要马上转型是有难度的,但方向是对的。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随着整个社会对铝的消费量进一步提升,以市场需求推动转型。而因为产业载体的缺失,铝型材作为传统产业在南海再发展的空间基础几乎已经失去。要实现突围,只能看企业的创新能力。
 
记者:你在谈到两个突围要素时,把人才放在首位,南海铝企突围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苏天杰:第一,既懂技术又懂管理的人才。第二,专业的高技能人才。对于前者,目前是靠企业自身从生产一线开始培养。但现在的大学生就业时多不肯下一线,就算下了一线也不能与工人好好沟通了解工艺技术,这导致企业管理技术人才的第一梯队都是40—60岁的人,第二梯队还没培养出来。
 
而对于后者,传统行业必须完成自动化改造后,才有可能吸引到他们。自动化设备的应用率肯定会持续提高的,因为实现生产自动化是未来十年的发展趋势。
 
记者:站在行业的角度,在人才集聚上,南海政府可以有什么作为?
 
苏天杰:首先可以在人才引进、落户的配套政策上着力。说白了就是户籍问题的放开,帮助企业解决人才落户、其子女入学和配偶就业等问题;其次是通过具体政策措施引导、吸引本土青年人才求学归来后进入实业。
 
实事求是地说,南海铝型材产业是很难吸引到高端人才进入,一则大学毕业生不大愿意下一线,二则这里缺乏产业再发展空间,三则南海铝企的非上市公司身份难提供有竞争性待遇。所以我很认同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在今年南海区工商联(总商会)第十三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发言,他要引导本土学生到本土企业实习,我认为这是可行的。
 
■样本
 
高登的“留人之道”
 
在三水和肇庆的交界处,南江工业园的工业大道上,广东高登铝业有限公司宽敞的厂房中,工人们正在忙碌地进行包装、挤压,在多数铝型材企业还在生产建筑铝型材时,高登已经引入先进的木纹压制设备和立式喷涂系统,生产出“以假乱真”的木纹铝型材,在国内遥遥领先。
 
创新,对于高登的员工来说并不陌生。在12日南海举行的第七届广东铝加工技术(国际)研讨会上,高登一举获得了多个论文创新奖,再次证明了南海铝型材的实力。“这样的成绩缘于高登背后强大的科研团队力量。”高登铝业常务副总裁何家金说。
 
正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海外留学人员、知名高校研究生本科生,在何家金给记者展示的高登人才名单中,无论从职称、学历还是年龄,高登都已形成较为完备的人才梯队。“此外,我们还有3位教授助阵,有多个产学研的项目正进行中。”何家金说,而其本人也是正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谈及在高登的工作时,一位在总裁办公室工作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今年7月才来到高登,“但来了就不想走”。在铝型材行业普遍感慨人才难引的情况下,高登凭什么吸引了那么多人才留下来?
 
“一个是关怀,一个是平台培养。”何家金说。对于进入高登的人才,高登会进行针对性的投资培养,发挥人才的专业长处。“例如,我们会让研发型人才到车间第一线进行锻炼,每一个科研项目启动后,项目的负责人和参与人都要到车间实践,了解研发的每个过程。”何家金介绍。
 
在评价科研项目成果时,高登会注重两个方面,即项目是否能在生产中进行应用,从而产生经济效益,另一方面则是能否让科研人员感受到自己价值的体现。“让不同专业类型的人匹配不同的岗位,能者有所用,才能真正留住人才。”何家金说。
 
对于普通员工,高登则逐步从小处提升员工的幸福感。例如食堂的改革、宿舍的配备,还有周末各类文娱活动的举办,“从大处说,就是建立起好的公司文化,丰富员工的日常生活。”何家金说,为此,高登会常到知名企业考察,就是为了学习借鉴对方在员工福利建设方面的经验,“在引才留才时,我们的一个原则是,既然别人做得到为什么我们做不到?”何家金表示。

网站地图 | 公司简介 | 新闻动态 | 产品案例 | 业务介绍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7 申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冀icp备14020308号